污潶嘿连载下载

娄燕秋抱着田妞,问她,“你不怕吗?”

“小姨,我不怕,太姥也守着我。”田妞声音沙哑得很,身体还没有好。

娄燕妮跟娄燕秋对视一眼,姐妹两个叹了口气,娄燕妮摸摸田妞的小脸,“行,二姨跟你妈说。”

除了房子,还有娄奶奶手里攒下的东西,当初娄奶奶收孙媳妇的时候,已经分出去了一部分,还拿出了一大部分给娄燕妮保管,那是要交给田妞的,这几年过去,老太太手里又攒下了一些。

老太太事前既然没作安排,自然是要平分下来的。

本来娄燕妮她们几个也不在意这点东西,老太太手里的,还不是她们给的,但娄大姐的作法太伤人心了,你说也不说一声,直接就收了,娄燕妮突然就不想直接交给娄大姐了。

“你管我要钥匙?”娄大姐不可置信地看着娄燕妮。

一般来讲,村里老人过世了,手头的东西都是默认留给在身边伺候的人的,娄大姐换寿衣的时候,直接就拿了娄奶奶的钥匙。

娄燕妮点头,“我和大哥准备清点一下奶奶的遗物。”

娄大姐看了娄燕妮好一阵子,她倒不是不愿意拿出来,就是这个事,由娄燕妮亲自来讨要,娄大姐有些下不去台,不知道娄燕妮这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最终娄大姐还是把钥匙给了娄燕妮,她倒是想闹腾来着,但她闹腾也不占理,尤其是在其他弟妹也都站在娄燕妮那边的情况下。

娄燕妮看着娄大姐那样子,心里知道,娄大姐心里对她的疙瘩只怕是结下了。

粉色房间里的粉色女孩

娄奶奶屋里是那种老式的雕花的黑木柜子,抽屉很深,老人家的东西都是那种用了很多年很久的东西,里头零零散散的,东西其实也不多,娄奶奶上了年纪后,就不让孩子们给她置办东西了。

贵重的金饰不肯要,普通的穿用也坚决不要,老太太舍得得钱,晓得就算是再好的东西,自己也用不了几年了,柜子其实已经空掉了,老太太穿过的旧衣,都烧掉了,看着越发寂寥。

抽屉里的旧月饼铁皮盒里,用皮筋捆好的现金,有三捆,里三层外三层,最里头还用手帕扎着,一千块钱一捆,这里有三千块钱现金,还有一张存了两万块钱的存折。

钥匙是娄燕妮去要的,已经得罪了娄大姐,分这些东西的事,娄靖平无论如何也不让娄燕妮来做了。

“我是大哥,让我来。”娄靖平知道娄燕妮是生气,娄奶奶这才刚走,娄大姐就不把田妞当回事,事实上,先前娄大姐可能也没有把田妞当回事过。

只是娄奶奶才走,她们兄妹都还好,娄奶奶生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田妞,娄大姐一点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说,连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,怎么能不让人寒心。

而且有些事情上的态度,娄大姐没有拿出来,说出这些财产,如果娄大姐说一声,问一句要怎么处理,他们兄妹几个难道就看不到娄大姐的困难吗?就一定要把着吗?

别说是娄燕妮了,就是娄靖平,心里也是想不通的,娄大姐是劳苦功高,但也不能忽略掉他们的孝心吧,他自己是不孝,回来得少,但许珊上学的时候,每年肯定会回来两个月照顾老太太的,就更别说当老师更自由的黄媛了,两妯娌从来没嫌过山长路远。

一家人到齐,身体有些不舒服的娄燕秋也坐在堂屋里,没事她们不管这些,没什么兴趣,早早就去县里玩了,娄大姐拉着田宝坐在旁边,许珊和黄媛没有出现,她们一个要带着孩子,一个是孕妇,都在里屋呆着,由着她们五兄妹去解决这些问题。

“我屋子是修给奶奶养老用的,大家都出了钱出了力,我们几兄妹都应该占一份。”娄靖平环顾了眼堂屋,缓缓道。

娄大姐脸色一直就不好看,她没有想到,底下的弟弟妹妹居然真来分家产,她也想不明白,他们都在外地,难得回来,硬是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。

到现在,娄大姐也没有认识到,是她的偏心让底下的弟弟妹妹替田妞鸣不平,才这样做的。

“我们一家当初也没干什么,这屋子怕是分不到我一份。”娄大姐心里不畅快,说起话来就有些阴阳怪气。

娄靖平听了也不生气,“姐夫当年没少出力,该有你家一份,这是肯定的。”

娄大姐轻哼一声,扭开了脸。

房子一人分一份,钱自然也是要平分的,娄大姐心里不舒服归不舒服,但真要这么分,其实也没有什么偏颇,等协议签好,她才问,“你们要了这房子,打算怎么安排。”

娄大姐心里其实还是乐观的,反正弟弟妹妹们也不会留在乡下生活,这房子最后还是她们一家人住,只是所有权归在几个人手里而已。

“我的这份,给田妞。”娄燕妮直接拿出一份已经起草好的协议,将她继承的房产部分,权转赠给姜田妞。

娄大姐脸色一变,眼睛越睁越大,娄姐夫坐在一边,只叹了一口气,什么也没说。

姜田宝一听,立马就不干了,他妈早就跟他说了,家里的财产以后都是他的,不管是钱还是房子,没有田妞的份,田妞以后都是要嫁出去的,能够给份体面的嫁妆就不错了,这是他妈说的,他奶当时还说,连嫁妆都不给呢,最好田妞能多换点彩礼回来才是,读书还花了家里那么多的钱。

“二姨,那我的呢?”姜田宝越长大越没有小时候那股子机灵招人喜欢的劲。

大抵是家里的女性长辈惯得大厉害,再加上舅舅姨妈都厉害有出息,姜田宝的性情很有些耀武扬威,喜欢被别人捧着,一开口就是我舅舅怎么怎么样,我姨怎么怎么样。

打小被他奶奶和亲妈偏宠,姜田宝也认为,自己应该得到舅舅们和姨妈们的偏宠。

娄燕秋扬唇一笑,“我的也给田妞,田宝,田妞跟你不一样,她有爸妈跟没爸妈一样,你有爸妈宠着,想要什么,你爸妈会替你挣,你可怜可怜你姐,别跟她争啊。”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